南京SEO外包 > 资讯 > 

腾讯原创小说网 腾讯接手阅文,网络小说要全免费了?

腾讯原创小说网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蓝鲸浑水(ID:hunwatermedia),作者:程杰,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20 年 4 月 27 日,阅文集团宣布管理团队调整,现任联席CEO吴文辉和梁晓东、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等部分高管团队成员辞任。

同时,腾讯影业CEO程武出任阅文集团CEO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推动阅文深度联动腾讯和行业伙伴,迈向全新的发展阶段。

对于吴文辉团队辞任,腾讯直接接管阅文,二级市场给出了买入反馈。

  (阅文股价五日趋势图,东方财富)

公告宣布当日,掌阅集团收盘报收31. 7 港元/股,涨幅5.14%。 4 月 28 日港股开盘后,阅文股价继续上涨,截止下午收盘,报价36. 5 港元/股,涨幅14.24%,两日合并涨幅接近两成,市值达到了370. 76 亿港元。

直观的说,阅文这两天的市值增量达到国内另一家网文集团掌阅四成市值(同期掌阅为市值131. 05 亿元人民币)。

市场普遍认为,吴文辉团队的离任与腾讯的全面接管有利于实现阅文集团与腾讯资源的“无缝对接”,对阅文IP全产业链的内容整合与商业化前景有很大利好。

对于吴文辉的离职,外界有猜测指向近几年网络文学的免费与付费之争。

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此次团队震荡与免费阅读有关,“据说要在内部推动免费阅读,但意见并没有达成统一”。

作为起点中文网的主要创始人之一,吴文辉在 2003 年主导了在线付费阅读的普及,为起点中文网的内容生态及盈利模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有「网络文学产业现行商业规则缔造者」之誉。

2019 年整体付费率继续下降,阅文的自有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平均月付费用户减少至 980 万人,比 2017 年的1.11 千万人减少11.7%;付费比率由 2017 年的5.8%下降至5.1%。

受益于腾讯第三方平台的分发资源与 2019 年自有免费阅读App飞读的上线, 2019 年阅文自有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平均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长2.9%至约2. 2 亿人,其中阅文自有平台产品的月活跃用户同比增加9.4%至约1. 2 亿人。

此外,财报还显示, 2019 年阅文版权运营收入由 2018 年的人民币10.030 亿元同比增长 341.0%至人民币 44.231 亿元,该增长主要是由于 2019 年合并了新丽传媒业务( 2018 年 10 月被阅文收购)全年的收入;及与阅文版权相关的自营网络游戏及联合投资的影视剧的收入增加。

付费用户的持续下降,与版权延伸业务的深入与营收增长,是阅文 2019 年整体业务中值得注意的两个特点。

免费还是付费,这是内容行业共同的难题。

我们在《内容付费的生与死》(点击阅读)一文中详细分析了内容付费现状与付费养成要素,认为广告是内容行业不变的核心盈利模式。

同时也提到:能够兼顾单次付费与可持续创作的,目前看来仅有网络连载小说一种产品,但也需要不短的免费章节来聚拢付费追更用户。

归根到底,网络文学在付费用户培养与版权衍生收入的商业模式上,与普遍意义上的内容付费完全不同,这种不同类似于音乐产业与音频行业的差别。

免费阅读近两年虽然行情火热,但网络文学行业若偏离付费逻辑走向普遍免费化,仍然是不可能的,阅文的付费基础依然很牢固。

1、网文兴于付费

不夸张的讲,国内网络文学付费模式的形成,是中国网络文学得以发展至如今的程度最重要的根基。

网络文学最初的盈利同样也是广告、版权代理、收费阅读, 2003 年起,吴文辉开始建立起点中文网付费阅读体系,他认为对于网络文学而言,大量优秀的作家以及忠实的读者才是最重要的,长远看付费阅读是一个更为稳健的商业模式。

网络写作一开始就是一个近乎零门槛的行业,任何人都能够在网络上发表作品并获得相应的稿酬收益。

2003 年起,起点中文网开始实行原创文学作品网络版权签约制度,并设置作品VIP章节订阅和“打赏”“更新票”“月票”制度来直接给予作者额外的收入奖励,已经签约的作家通过这种模式能获得一个基本的稿酬收入。对于还未够资格签约成“大神”的新手作家设有一定的全勤奖、“低保”工资等福利。

2007 年,起点还提出了“万元保障”和“亿元基金”计划。前者是针对所有签约作者,网站为他们提供最低一万元的年薪保障,以鼓励其写作;后者则是起点为写手团队设置各种奖项、基金、年终奖等。这些计划都是为了保障作家的收入以维持基本生活。

2013 年,起点中文网对上架作者提供每月 1300 元的补贴,未上架作者则需根据日更字数来领每月 300 元、 500 元、 1000 元不等的“低保”补贴。

这些规则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网络作家的生活压力,刺激了他们的创作热情。

2003 年 10 月,起点中文网管理层决定开始运行VIP付费模式,第一个月对会员开放免费试用,并且确立了每千字 2 分钱全额优惠的稿费制度,这一制度逐渐发展成为行业标准。

起点中文网开始实行全额支付的制度,并且把付费方式与游戏点卡相结合后,有作者的月稿费超过千元。

这吸引了大量的网络文学作者,此后,天鹰文学网、翠微居、爬爬书库、幻剑书盟等网站纷纷开始实行VIP付费阅读制度,但都以失败告终。

至 2016 年,网络文学付费阅读市场规模达到 46 亿元,网络文学付费阅读市场规模增长率达到61%。

在这个过程中,起点中文网始终保持着行业领先的地位,白金作家、大神作家,成为国内网络文学极具代表性的称号。

(起点付费标准,《网络文学年鉴2017》)

虽然网络文学一直是盗版横行的重灾区,但网络文学的用户付费能力一直比较出色,业内曾有估计,单个网文付费用户一年的付费额可以达到上千元。

“月票”、“盟主”成为网络作品中常见的互动词汇,在忠实读者的付费、互动、反馈中,一部又一部网络小说“封神”。

从这个意义上讲,网络文学的神作确实是付费读者“养”出来的。

整合了国内网络文学超过半数以上资源的阅文,目前拥有网络文学行业最大的内容库, 2019 年,平台上共有 810 万位作家,作品总数达到 1220 万部。

4 月 27 日晚间,吴文辉在朋友圈回应离职一事, 吴文辉称:

“过去十八年,无数刀光剑影,但终算为中国网络文学于中国和世界文化之中争得了一席之地,终算是为当年所蔑为微末的草根作家争得足以自豪面对妻儿的稿费,每思如此,虽身心俱疲,只觉心满意足。”

2、免费的幻梦,付费的未来

网络文学行业具有典型的双边市场效应,网络作家与网络文学付费用户之间产生正反馈交互,从而一起助推了网络文学的繁荣。

对于免费阅读,一些分析认为这有助于吸价格敏感型用户,实现广告效益与读者获益,乃至作者收入的平衡。

媒体人郭静总结过网络文学盗版横行的三个主要问题:

  1. 万恶的用户,不愿意付费的盗版网络文学用户有着庞大的需求;

  2. 鸵鸟的巨头,浏览器、网盘平台、应用商店等第三方巨头因流量获益对盗版现象视而不见;

  3. 版权方“不差钱”,网络文学的版权方单部作品的版权收益可以达到百万、千万元,而打击盗版所费精力与赔付都显得“不值得”。

诚然,米读、连尚等新兴免费阅读工具获得了很高的用户流增长,但一方面本身在广告营收上的获益仍然无法覆盖版权采购成本,另一方面,完全没有创作环境与作家成长体系。

此外,当前广告市场增长趋缓乃至呈现下行趋势,再加上信息流、短视频等不同媒介产品的竞争,网络文学想切广告的蛋糕只会更难。

目前看免费阅读仍然是网络文学的一种分销渠道,而无法形成完整的产业闭环。

此外,对于网络文学而言,来自付费体系是基础,而版权收入则是作者和平台获益的大头。

当年明月、南派三叔、我吃西红柿、猫腻、江南等网络作家都凭借作品以版税及版权授权获得了千万级乃至过亿元的收入。

总体来看,网络文学此后的发展,必然是建立在以原创作品生态的健康运营以及版权衍生产业,也就是IP全产业链开发的基础上。

吴文辉设计的付费阅读体系,才是阅文最核心的护城河。

毕竟,从来没有建立在免费模式上的版权。

参考资料:

《吴文辉的梦想是网文帝国,腾讯对阅文的期待却是IP源头》新京报 2020.04.28 

《网络文学盗版难禁,多方帮凶使然》 20160.02.23 郭静 

《中国网络文学二十年》 欧阳左权主编


SEO搜索引擎优化
打赏

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猜你喜欢